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饮料不能拿,房间不能进,任正非却很骄傲:我在华为是“傀儡”
在一次采访中,任正非说:可乐不能随便喝,实验室、数据中心不能随便进。
从1998年开始,华为共计花费40亿,请IBM公司为华为进行“跨国公司式”改革。
改革前,时任IBM总裁郭士纳就对任正非说:改革的结果,就是要把你自己“杀掉”。因为改革之后,人不再有权力,拥有权力的是流程。
任正非很得意:我在华为现在是傀儡。
不过,在华为创立初期,任正非是说一不二的,但因为一个人的离开,任正非选择屈居幕后。
一、得力干将的出走,任正非患抑郁症8年
1985年,15岁的李一男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少年班,成为该校首届的“天才少年”。
1992年,研究生二年级的李一男进入华为实习便被任正非相中。
1993年,23岁的李一男进入华为。
入职的第2天李一男就担任华为的工程师,不到2周后又晋升为高级工程师,2年后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,到了27岁破格成为华为的副总裁,几乎成为华为仅次于任正非、孙亚芳的华为“3号人物”,一时风头无两。
李一男的火箭晋升得益于任正非的“偏爱”,任正非甚至很多公开场合叫李一男“干儿子”,外界也将李一男称作“华为太子”。
但是随后李一男选择离开华为,并挖走了华为的不少人才,北上成立港湾网络。在创立港湾网络之后,李一男目的非常明确,就是要成为华为的低手,无论从企业文化,公司架构和战略方向都直接从华为原封不动的搬了过来,甚至华为很多的合作客户都被李一男抢走了。
当时华为的宽带产品市占率也不过10%,而港湾网络就已经达到约8%,无疑对华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,这导致任正非常常夜不能寐,最后还患了抑郁症,一病便是8年。
随后在“华为女皇”孙亚芳的主持下,华为成立“打港办”同港湾网络竞争。最后将港湾网络收购,把李一男“招安”回来。
经过这件事情之后,很多人认为任正非养了一只“白眼狼”,但任正非所想的却是同李一男从“情同父子”到“兵戎相向”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
正是这个时候,任正开始思考华为内部的管理和人员架构问题,任正非意识华为不缺英雄,更不需要力挽狂澜的英雄。
李一男不是英雄,自己也不能做英雄,放权势在必行。
二、任正非放弃担任董事长,高管轮流当
2004年,任正非在思考华为组织架构改革过后,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,只得再邀请IBM公司帮助华为设计公司组织结构。
而IBM公司调查后发现,华为居然没有中枢组织,高层领导也都是空任命而已,便提出要设立EMT(经营管理团队),并让任正非担任EMT主席,而任正非认为自己不懂技术,不懂管理,更重要的是经过李一男时事件后,任正非意识到华为不能成为自己的“一言堂”,果断拒绝了。
同年,华为开始了轮值EMT主席制度的建设。
华为最开始由八位副总裁轮流“执政”,每人半年,经过8年的发展,到了2012年升级为由徐直军,郭平、胡厚崑3位副董事长轮流担任CEO。2018年之后,制度再升级为轮值董事长,轮值董事长是任职期间,华为最高领导者。
轮流担任董事长,不但避免了任正非作为华为创始人影响力巨大,以及任正非“独裁”决策下的弊端,减少了在重大事件上的错误决定。同时轮值制度也保证即使某一个领导在任职期间出现错误,下一任也可以及时改正回到正轨。
任正非在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为轮值董事长鸣锣开道:成也萧何、败也萧何,不应把公司的成功系在一个人身上。轮值董事长平衡了各方的利益关系,避免权力过于集中。
即使任正非保留了一票否决权,但也将其束之高阁,几乎没有使用过,自此,任正非当起了甩手掌柜。
从2004年开始,如今这个制度已经足足运转了17年,从最早建立制度之初,华为的营收才不到500亿,到现在已经高达8500亿,翻了18倍,华为也早已连续多年位列中国民营企业排行榜第一名。。
三、苏丹招标失败,任正非将权力下放到一线
如果说李一男的出走和轮值董事长制度的建设,促进华为权力使用更加规范公平,那2006年的苏丹投标失利,则进一步推动华为将权力的下放到一线。
2006年,华为苏丹代表处在一次投标当中,意外失败。
当时竞争对手采用更加节能、成本更低的太阳能和小型油电机进行设备发电,而华为采用的是大型油电机,自然比不上对手。
但是苏丹客户在和华为客户经理沟通的时候,已经明确提出要求。但是作为谈判客户经理没有决策权,拥有决策权的华为同事不在身边,客户经理和产品经理、交付经理的沟通也不顺畅,每个人只关心自己的业务,最后得出来的方案也无法解决难题,满足客户的需求。
最终华为痛定思痛将决策权下放到一线;将三个不同部门的经理结合在一起成为铁三角团队:一起和客户谈判、一起去开发制造产品、一起去交付产品;甚至要一起出差、一起住酒店、一起生活。
任正非后来总结:要让听得见炮火声的人,去呼唤炮火。
就这样华为铁三角团队在决策下放到一线的调整下,工作效率更快,不断拓展市场。2020年,仅通信基础设施的市占率就高达31%,超过爱立信和诺基亚之和,服务全球超1/3的人口。
四、水不能随便拿,房间不能随便进,任正非甘当吉祥物
华为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少有的还没有上市融资的企业。
为了保持华为上下一条心,充满干劲,任正非将公司99.19%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华为工会,自己仅持有0.81%的股份,甘心当起了华为的吉祥物。
尽管任正非仅持股比例很低,但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任正非是华为创始人,肯定享有不少特权,但实际上,任正非曾自嘲,在华为自己只是一个“傀儡”。
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任正非表示:华为目前是流程拥有权力,管理者没有权力,管理者只能制定规则。比如自己因为现在要代表公司接受记者的访问,所以可以要一瓶可乐解渴,而平时自己在办公室是拿不到的,因为没有这个流程,想要可乐怎么办?只能自掏腰包。
不仅如此任正非在华为很多事情是管不了的、很多房间也进不去。
人事任命和决策只要孙亚芳和轮值董事长通过了就算拍板,任正非无权干涉只有知情权。甚至任正非的工卡都没有权限进入华为的实验室和数据中心,可以说作为创始人的任正非不仅在华为内部没有特权,反而“低如尘埃”。
五、结语
任正非有句名言:“在时代的面前,我不懂技术、管理和财务,我不过是提了一桶浆糊,把华为员工团结起来了,形成战斗力很强的一个集群。”
在中国商界,尽管有不少的企业创始人也和任正非一样持股比例很低,但同股不同权,通过AB股和公司章程来控制企业。
而任正非却承认自己的不足,把股份分给员工,权力下放到一线,这种制度十余载的稳定运转证明了每个华为人都可以成为“挽狂澜于既倒”的英雄,充分放权也让华为“而立之年”便成为了世界的通信巨头。
可以说任正非的“无为”,才成就了今天华为的“中华有为”。

其他新闻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12-6232222
公司名称青泉饮料批发有限公司
 公司地址河北 保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青泉饮料批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青泉饮料批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12-6232222  公司地址河北 保定